煤矿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陕西府谷汇能煤矿被指瞒报矿难、盗采国家资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1-04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作者:zgmklt  浏览次数:389
府谷县位于陕西省最北端,晋、陕、蒙三省区交汇处,地处“神府东胜煤田”腹地,拥有蜚声海外的煤炭资源,是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桥头堡”。然而,在这样一个煤炭资源丰富,各项荣誉加持的模范县城里。记者却接到矿工反映称,该县辖区一煤矿不仅越层盗采国家煤炭资源、瞒报矿难事故,甚至拖欠煤矿工人工资多达三千万元…  频繁停机 损失巨大    2013年,陕西省白河县人吴纯国便开始与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合作施工。    2014年10月30日,吴纯国又以陕西省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驻府谷县汇能煤矿项目部名义,与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下称“汇能煤矿”)签订了《矿井井巷工程施工合同书》。    据《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矿井井巷工程施工合同》显示,甲方发包人为“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乙方承包人为“陕西少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双方合作的工程项目为“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汇能矿井下组煤井筒工程”,合同约定“矿建工程(包括掘进、支护、地坪、水沟等内容,具体以不同巷道所对应的承包范围及施工要求为准)”。在此次项目中,吴纯国应“包工、包料、包工期、包质量、包安全、包施工所需全部机具的总承包方式”。  此外,乙方承包人需分批向甲方缴纳五百万元的安全风险抵押金。该合同最后的发包方单位签署是苏洪波,吴纯国则作为承包单位法人委托代理人签字。  “早在2013年,我就带着100多个农民工在汇能煤矿井下掘进采煤,在水源艰苦、矿井环境恶劣的状况下,完成了卷扬机和轨道运输系列设备、井巷测量测绘系列设备、井下抽排水系列设备、井下有害物的监测、检测系列设备、井巷支护系列设备、地面工人食堂、工人住房食堂等基础设施及设备”吴纯国说,仅仅设备及维修部分,他就垫资了2040万元。  据吴纯国提供的材料显示,从2013年初,吴纯国就在掘经3-1煤层,3-2煤层至3-3煤层拐弯与半煤岩至斜井贯通,再拐弯掘进与回风斜井半煤岩巷道贯通,全长1253.4米。 可是到了2013年8月26日,汇能煤矿却不再安排掘进巷道面,导致机器停机,一拖就是大半年,直到2014年5月2日才开始施工,完成了3-3煤水仓及变电房和水泵房工程,长度达388.15米。    2014年8月23日,汇能煤矿再次要求停工。吴纯国再三催促,直到当年11月2日,吴纯国才开始施工5-2煤层的暗回风斜井全岩巷道,坡度15度,2015年4月26日岩巷完成,直接掘采到5-2煤层达330米。    2015年5月1日,吴纯国开始对5-2煤层进行掘进施工,到2016年8月16日再次停机,掘进巷道9000余米,基本完成对该矿5-2煤层西翼煤田,南翼煤田的探明和圈井田范围工程。    “我们两台综掘机历时两年共掘全岩半岩巷1971.55米,煤巷9287.5米,总计11259.05米,平均每年施工巷道2200米,一台机只有1000余米/年,这是导致项目部亏损严重的直接原因。”吴纯国说,不断发生的停机事件也给吴纯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吴纯国告诉记者,停产误工时间长达571天,且停机期间,仅仅是工人工资部分就亏损近190万元。  越层盗采 瞒报矿难    据吴纯国介绍,汇能煤矿的生产许可只能采掘3-2煤层至3-3煤层,并没有采掘5-2煤层和4-3煤层的权利。而5-2煤层和4-3煤层属于国有企业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汇能煤矿连续几年让宏泰项目部、中通项目部、兴鲁项目部盗采4-3煤层累计打巷道2万多米产煤30多万吨,总价值近1亿元。    中通项目部和吴纯国的项目部在2014——2016年3年开采的都是5-2煤层,打巷道2万多米,采煤40多万吨,总价值1.2亿元。    据吴纯国反映,汇能煤矿的开采手续批的是年60万吨,而截至目前,汇能煤矿累计盗采国有企业5-2煤层和4-3煤层就有70多万吨。  吴纯国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2015年8月9日签署的《工亡赔偿协议》。    该协议记录了一名叫马长征的矿工“在2015年7月26日夜班上班期间,支护工作时因顶板破碎脱落一块岩石砸在头部,砸成重伤,经奋力抢救无效死亡”,后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甲方给乙方一次性工亡补偿金,赡养费、抚养费、家庭生活费、死亡安葬费、往返路费等各项费用人民币壹佰肆拾陆万元整”,且约定今后乙方家庭出现任何问题均与甲方无关。  “马长征死亡后,矿方安排将死者连夜运往500公里外的山西离石县火化,他们为了瞒报矿难事故,授意我所在的项目部和马长征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吴纯国称,汇能煤矿至少瞒报了3起矿难事故,仅仅2015年7月、8月,煤矿就因井下管理不善造成3人死亡,他们为了逃避政府的打击处理,全都没有上报相关部门。  触目惊心的盗采数字,骇人听闻的矿难瞒报,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到底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记者在汇能煤矿的网站看到“府谷县汇能煤矿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位于府谷县三道沟镇。煤矿首期核定60万吨/年生产能力,总投资8.3亿元。”    此外,该网站转载的一篇报道中称:“2016年12月5日,经榆林市煤炭管理部门通过资料审核、现场勘查和质量抽检,府谷汇能煤矿有限公司煤炭产品符合‘榆林煤’地方标准的规定,特许可使用‘榆林煤’商标。这也是汇能煤矿煤产品走向市场的又一个里程碑。”    而记者在中国企业信用档案中心网站查到的该公司“经营范围”一栏显示:“所属煤矿技术改造(属资源整合煤矿,技改期间不得生产、经营,技改有效期至2019年5月13日)。”  主管部门:汇报后再作回复  “四年来,我们项目部先后投进去2040万元,完成工程项目4300万元。自2016年7月汇能煤矿停产至今,苏洪涛仅支付了2800万元,如今甚至彻底不理不睬,我手下还有很多农民工兄弟到现在都没拿到工资,我这边又被高利贷压得无处躲藏,就连家人的安全都受到了严重威胁。”吴纯国告诉记者,汇能煤矿的煤矿法人代表是唐志先,总经理苏洪波是汇能煤矿实际控制人苏洪涛的亲弟弟。    2017年12月8日,记者试图联系汇能煤矿的实际控制人苏洪涛,而对方始终不肯接听电话,要求记者与他短信联系,当记者短信告知采访需求后,苏洪涛再无任何回应。  “由于汇能煤矿决策失误致使项目部造成的损失就多达791万元,还需支付我们项目部投资垫资的2040万元款项,另外还有包含工人工资在内的工程款3540万元。”吴纯国说,干了活却拿不到钱,如今想要回工程款都难如登天。    12月8日,府谷县国土资源局徐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府谷县有专管煤矿的能源局。国土资源局下属的矿产资源管理办公室只能由能源局牵头打击超层越界,非法生产等问题。煤矿上的驻矿安检员对能源局直接负责,而煤矿开采煤层必须要由能源局审批。  随后,记者来到府谷县能源局,该局办公室主任石向荣告诉记者“待向领导汇报后,再作回复。”  12月15日,记者就汇能煤矿瞒报矿难、偷逃税款一事向府谷县公安局了解情况时,该局局长杜志龙表示:“我们正在进行彻查,等查清楚再说。”  截至发稿,记者还未收到府谷县公安局、能源局方面的任何回复。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