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联盛破产程序已经启动:邢利斌案后重组方案命运多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02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作者:zgmklt  浏览次数:930

邢利斌案发后重组方案命运多舛 联盛破产倒计时

伴随着2014年山西吕梁的塌方式腐败,反腐几乎吸引了人们对吕梁的全部关注;就连另一则发生在吕梁、足以引爆山西金融界的企业破产案的关注度都受到了转移。

7000万嫁女的邢利斌是吕梁反腐的重要拼图,作为曾经的山西首富,邢利斌旗下的山西联盛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联盛集团)彼时富甲一方。2014年3月12日,邢利斌被警方带走,让联盛集团已经启动的重组程序陷入迷雾,利益各方在没有邢利斌的谈判桌前纠葛不清,直到人们逐渐将其淡忘。

沉寂许久之后,联盛集团的命运再次浮现于世。《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联盛集团的破产程序已经启动,具体方案也将在近期公布。

破产程序已启动

正月初九,吕梁地区下起了羊年的第二场雪。

这是吕梁市柳林县的陈家湾煤矿结束春节假期的日子,但矿上的工人老陈(化名)却在这一天证实了公司即将破产的消息。

陈家湾煤矿是联盛集团旗下的全资煤矿之一,由于集团爆发了债务危机,重组谈判又长时间未能得到有效推进,联盛集团下属的所有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工资拖欠问题。在陈家湾煤矿,拖欠工资的日子已经持续了近一年。

老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过去一年,他一直盼望着这样的日子能有个了结,但没想到联盛破产的消息竟然会成为他的农历新年礼,腊月二十六放假的时候,还没听到任何消息,正月初二,亲戚到家里串门的时候,告诉我说联盛要破产了。

《华夏时报》记者从多个信息源证实,春节前的最后几天,吕梁市的司法、公安、工商等部门,已经召集基层工作人员开会,布置开展关于联盛集团破产的相关工作。据了解,相关文件及授权来自山西省级办事部门。

这一消息伴随着春节期间的羊年第一场雪,与人们的拜年信息一起传遍了吕梁。

2月25日,吕梁市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了联盛集团破产的消息,方案在春节前就已经出来了,因为还要中央层面的批示,所以暂时还没有公布,可能很快就会有更准确的信息公布。

引爆晋商圈的重整

2013年11月29日,在约10亿元贷款到期之前,联盛集团掌门人邢利斌突然申请破产重整,并获得吕梁市柳林县人民法院的受理。

邢利斌的破产重整申请是当时的爆炸性新闻,据报道,突然摆在人们面前的联盛集团账单总额高达268亿元,其中银行借款余额153.54亿元,信托借款余额73.63亿元,融资租赁借款余额17.48亿元,银行敞口票据余额23.42亿元。

在债权人名单中,建设银行[0.18% 资金 研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招商银行[0.20% 资金 研报]等给予联盛集团的融资均超过10亿元。国开行山西省分行借款41.5亿元;山西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属63家农信社,借款41.5亿元,成为牵涉最深的两家金融机构。

73.63亿元信托借款中,除华融资产管理公司19.9亿元的信托将在2015年9月到期外,其余信托产品均在2014年到期兑付,共计54.75亿元。

和联盛集团绑在一起的还有吕梁地区多家大型企业:联盛对外担保145.71亿元,外部单位对联盛担保140.94亿元;其中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山西汇丰兴业焦煤集团、山西中阳钢铁与联盛集团互保均超过10亿元。

市场分析认为,邢利斌申请破产重整的主要意图在于为自己争取时间,若获得司法保护,其间所有债务停息止付,资产获得保全,法院不能执行拍卖,债权人也无法哄抢。这至少可以为邢利斌赢得9个月的时间继续周转。

但该重整方案并未获得支持,债权人一致表示了对联盛集团重整方案的不满,特别是山西的金融机构和银行,他们集体向山西省金融办施压。

2013年12月2日,第一次联盛集团债权人会议召开,呼吁山西省政府介入此事。4天后,国开行联合13家金融机构向山西省委、省政府提交了《关于省委省政府出面协调联盛重整时间的紧急报告》,在报告中,债权人指出:此次重整是联盛和地方法院单方发布联盛重整进入司法程序的消息,他们事前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重整过程的不公开使得债权人担心自身的利益受到侵犯。

自此,一场旷日持久的联盛集团重组谈判拉开帷幕。

多舛的重组方案

联盛集团的重组方案可谓命运多舛。

在遭到债权人抵制后,邢利斌曾亲自到各个债权人处逐一登门游说,但这一切止于2014年3月12日,这一天,邢利斌在太原武宿国际机场被警方带走。

此后,山西省、吕梁市等高层领导,数次召开会议,推动重整的进程。

2014年3月19日,国开行山西分行曾召集主要债权银行、信托等债权机构召开闭门会,要求各家银行尽快向总行呈报减息延贷的申请材料。3月20日起,山西省政府就向各个债权方下发了《关于签订联盛集团战略重组协议的函》,重组方案看似进入最后的签约阶段。

但最终的事实是,主要债权银行都同意重组方案并在重组协议合同上签字,担保企业却拒绝签字,重组方案最终未能在3月底敲定。

据一位联盛集团的联保企业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在邢利斌被带走后,联保企业之间更希望能有有资金保障的国有企业收购联盛集团,因此各方未能在彼时达成共识。

此后,联盛集团的主要互保企业负责人先后涉及吕梁官场腐败案,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时任董事长郭继平及前任董事长邸存喜,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贾廷亮、山西中阳钢铁董事长袁玉珠等企业负责人均被带走调查。

随着联保企业负责人纷纷被调查,联盛集团重组的消息一度石沉大海。

90后掌门的考验

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命运又将如何?

欠工资欠了这么久,破不破产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最关心的是能不能拿到工资。老陈告诉记者,刑总的形象在大家心目中还是不错的,为人比较大方,都说他只欠银行的钱,不欠工人的,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恐怕也不是他说了算了。

联盛集团在吕梁的地位举足轻重,企业职工数以万计,其所在的柳林县财政收入此前位列山西省第二,而手握全县一半以上煤矿资源的邢利斌,对柳林的财政贡献接近半壁江山。

联盛破产牵扯的人和事太多,最不确定的就是稳定问题,那么多工人、那么多工资、那么多的民间借贷,可能都会引发问题;至于银行方面,很可能引发难以预计的连锁反应,好在银行经历了这么久的铺垫,可能早有准备了。上述吕梁市工作人员称。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目前除中阳钢铁由袁玉珠的弟弟袁玉平接管外,大土河焦化、山西联盛集团等企业均已由负责人的子辈接班。邢利斌的90后独子也已成为联盛集团破产的主要决策者和当事人。

父债子如何还?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